行业资讯

非洲时间与北京时间

2016/05/19

非洲无急事

西方经常说“No hurry in Africa”。意思是在非洲没什么着急的事儿,言下之意也有“急不起”的意思。对飞机还在滑行就忙着开启手机和打开行李箱的中国人来说,非洲尤其让人“着急”。

“非洲人的时间观念太差了!”这是在非洲的中国人很普遍的抱怨。在非洲采访近20天,我们最终习惯了“把一天的事拆成两天做”,和当地人一样学会了等待——急也没有用。效率低下的公共服务、杂乱无章的交通、不够迅捷的通讯网络,都是杀死时间的罪魁祸首:

因为流程不合理,你可能需要在过关的时候重复打开你的行李箱;而当你解下皮带脱了鞋,排队过简陋的安检系统时,行李可能会突然卡在传送带上;如果你通过旅行社预订机票,机场方面很可能因为信息同步不及时查询不到你的名字;停电则是经常性的,它可能让你去银行取钱时等待一整个上午。

达累斯萨拉姆,尼雷尔路和曼德拉路一纵一横经过市区,这2条以非洲著名领导人命名的主干道,经常在上下班高峰期堵到一动不动。整个城市没有天桥和地下通道,因为对公路交通的过渡依赖,缺乏足够有效的交通管理,大货车只能开过城市中央,不堪重负的街道在漫长雨季过后被冲刷出一个又一个的大坑,你能做的只有绕行。坦赞铁路局公关部的Regina女士,为了躲过达市每日例行的大堵车,每天凌晨4点就得起床,为上班坐2小时的公交。

单纯抱怨当地人不守时而不考虑实际情况,往往有失公允。事实是我们接触到很多守时而且非常有职业精神的当地朋友。而别忘了,中国人也像曾经像非洲一样慢过。19世纪末,美国传教士雅瑟-亨-史密斯曾在《中国人的性格》一书中专门用一个章节来写中国人如何“漠视时间”:“无论如何,要让一个中国人感到行动迅速敏捷的重要性,那是很困难的。”

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突飞猛进,中国人也在越来越快的节奏中认识到时间的价值。“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如今看来稀松平常的口号,上世纪80年代初在深圳蛇口开发区被提出时,甚至要冒政治风险和引发争议。如今,珠三角的流水线一刻不能停止,工人们争分夺秒地创造着价值。而来自中国的建筑公司,让非洲一座座高楼迅速拔地而起。

中国与非洲同为快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彼此却又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如今的非洲就像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一样,处于快起来的冲动之中,而中国则为它的经济增长持续注入活力。在坦桑尼亚,政府官员期待将巴加莫约港打造成“非洲的深圳”。在赞比亚的中国工厂里,管理者们正在试图引入计件工资模式,让手工作业的当地工人尽快适应流水线上的生活。


活在当下

中国人通常被世界公认为最能吃苦耐劳的民族,孩子们从小就被教导“劳动光荣,懒惰可耻”。就像生活富足的发达国家的人们无法理解刚从贫困中挣脱的中国人对财富的渴求一样,中国人也很难理解,为什么贫穷的非洲人不能更加努力地工作?

周末的休息时间在当地人看来神圣不可侵犯。Daily News 记者Abduel对我们介绍说, 过去坦桑尼亚法律规定,如果国家的某个节日恰逢周末,那就要挪到工作日庆祝。这一法律目前已废除,但在赞比亚和加纳还是这样。“可以肯定的是,在坦桑尼亚,即使是在工作时间我们也只有三分之二时间是在真正工作,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聊家长里短,网上购物和一些工作无关的事情上。”

在中国留学的赞比亚学生莎莎说:“中国人老想着给未来攒钱,比别人挣得更多,所以他们很努力工作,加班加点。而且他们有很多工作岗位可以让他们兼职。非洲人则缺乏长远计划,而且他们缺乏足够的就业机会,绝大多数人只能选择安于现状。”

据了解,坦桑尼亚七成人口都在30岁以下,但政府没有办法为这么多年轻人提供就业,这导致它治安状况堪忧。在周末的晚上,年轻人们在街头聚集,在啤酒和音乐中把工作抛在了一边。日常生活中的挣扎都不见了,空气中弥漫着及时行乐的气氛。

百事可乐公司作为全球化的信使,将它的广告布置在每个非洲国家的繁华之地。在卢萨卡国际机场的一处室外广告牌上,它最新的广告语十分醒目,恰如其分:Live For Now!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扫描关注微信